他是唯一用左手敬礼的中国军人!

就这样,一行人踉踉跄跄往阵地赶,而这名身受重伤的士兵就是未来的独臂将军丁晓兵。

由于新中国初建就经历了抗美援朝战争,许多有志青年纷纷参军入伍,投身到抗美援朝的浪潮之中。

在这滚滚洪流之中,丁晓兵的爷爷就曾参与过抗美援朝的战争,随着丁晓兵的父亲渐渐长大,他的父亲也入伍参军,成为一名光荣的。

身为人子的丁晓兵因为父亲当兵,所以小时候的他很少见到父亲,在生活中唯一的男性长辈就是爷爷,或许丁晓兵是天生的军人,或许是爷爷讲的故事太动听,他对于爷爷当年在朝鲜战场打美国鬼子的事情非常敬佩,而他在小小年纪的时候就已经立下志向“我要像爷爷、爸爸那样,我也要当兵。”

当年的合肥诸多无数名家云集,为了完成自己的志向,丁晓兵从七岁开始就拜师学艺,学习将来在战场上能够用到的拳脚功夫,那时的老师傅们都是真教,一拳一脚都是真功夫,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花架子。

就这样,在四年的风吹雨淋下,丁晓兵在师傅那里学到了真本事,甚至被合肥的武术协会收为会员,成为当时年纪最小的会员之一。

学习武术的丁晓兵并没有忘记文化课的学习,他在入学之后对于学校老师教授的内容都认真做好了复习,可是学习成绩一直都提不上去,这样的学习成绩让老师和家人都为他操碎了心。

虽然他的学习成绩不好,但是他对于中外各大战争却门清,每当同学让他讲述某某战役的时候,他都能讲述得明明白白,甚至连各种战役细节都不会错。

就在丁晓兵时刻为参军做准备的时候,1979年2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正式打响,那一年丁晓兵正在上中学,刚刚14岁。

那时候村里都是开会传达各种,那时候虽然老百姓普遍文化素质不高,但都能用通俗易懂的话将文件内容进行有效传达。

而作为从村子里走出去的士兵,丁晓兵的父亲虽然已经复员回家,但也在村里担任一个不大不小的职务,村中开会传达文件精神,丁晓兵的父亲自然也在,而他也经常在开会的时候将儿子带在一边。

当丁晓兵在会上听到越南士兵欺辱中国人、越过中越边境线的时候,丁晓兵将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再也忍耐不了。

强忍着开完会,丁晓兵立刻跑到了县政府,找到了武装部门,对前厅的接待人员说:“你好,同志,我想要参军,想要去越南前线作战。”

当武装部的工作人员看到这个小娃娃来说准备报名的时候,接待人员非常感动,说:“你年纪还小,不符合征兵条例,你的精神是好的,但是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在未来有的是机会参军。”

得知自己无法参军的丁晓兵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里,好在在爷爷的劝导之下,丁晓兵终于走出阴霾,重新投入学习中。

1983年,那一年丁晓兵高考。高考对于丁晓兵来说如同鸿沟一般,他虽然在参军被拒后也认真学习,可是他的基础太差,即便每日学到深更半夜也赶不上那些学习好的同学,落下的基础也没有办法再次填充,忐忑的他完成了高考。

当高考成绩发布后丁晓兵与高考分数线分,因此,他走上了复读之路,毕竟大学毕业是可以参军的,而且参军更容易。

就在丁晓兵正在专心致志准备复读的时候,与丁晓兵交好的同学找到了他,告诉他一个好消息:“你知道吗?前线又打仗了,越南。”

时刻关注国家战争的丁晓兵有点难以置信,毕竟那次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早在五年之前就已经结束了,怎么会又起战争呢?

原来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中国军队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兵临河内,但是这样的结果怎么能够让以“世界第三强国”自居的越南服气呢?

于是越南开始在中越边境的老山、者阴山一带进行军事行动,埋地雷、军队骚扰等让边境百姓无法正常生产生活,威胁百姓安全。

而且越南在战争后,国内形势一团糟,所有的基础设施都被破坏,工人失业率大幅度增加,通货膨胀严重,国内民不聊生。

因此,越南在内忧外困之际只得转嫁国内矛盾,在苏联的经济、军事援助下,多次向中国挑衅。

面对越南黎笋政府的频频,中国政府向来予以坚决反击。可鉴于老山、者阴山的地形复杂,交通不便,大型兵力无法集结,后勤运输也是个大问题,因此只能采用小规模的战争进行对点打击。

而当时中国国内正在进行裁军,为了获得老山战役的胜利,同时锻炼基础士兵素质,决定派出各军队的营、团士兵进行轮战、练兵。

在了解到这样的状况后,丁晓兵决定报名参军,可面对战场上的鲜血,丁晓兵毫无畏惧,当别人劝阻他、说他傻的时候,他说:“现在正是当兵的时候,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能够保家卫国是我的荣幸。”

1983年,丁晓兵到了当兵的年龄,他报名参军成功,如愿成为一名战士,在昆明军区某部担任侦察兵,在轮战打响后,丁晓兵的部队抵达南疆,在这里,丁晓兵见到的一幕让他一辈子难以忘怀。

就在丁晓兵所在的部队刚刚抵达南疆的时候,越南的军队正好向中国边境的村寨开炮,数十间民宅当场被炸毁,许多百姓在这次的轰炸中丧生。就在丁晓兵等人觉得已经这些百姓都已毫无生机的时候,一名老太太从坍塌的民房中踉踉跄跄地跑了出来,当她看到的那一刻痛哭出声:“等你们好久了,你们怎么才来啊!”

老太太的一番哭诉印在了在场所有士兵的心中,那一刻,丁晓兵明白了,什么叫做责任和义务。

丁晓兵所在的是侦察连,侦察连往往执行的都是最危险的任务,在战场上稍稍放松都有可能失去生命。

因此,在作战过程中,部队首先让党员和老兵派往战斗的第一线,而丁晓兵作为新兵,他太想上战场了。

在战场的丁晓兵十分机警,在数十次的战争中抓获了几十名俘虏,成为部队的“第一捕获手”,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的士兵竟然在一次侦查中失利,这一切的根源竟然是为了抓捕一个俘虏。

1984年10月30日,丁晓兵和战友们再次接到领导指令,要求他们到前沿阵地抓几名俘虏,以前在俘虏的口中得知一些越军的行动机密,而这次的行动改变了丁晓兵的一生。

当丁晓兵等人接到命令后,立刻起身前往。当他们一行人前往前方阵地的时候,突然发现四十余名越军在在阵地上巡逻,眼见着自己这边堪堪四人,十比一的兵力人数悬殊,可这样的状况之下,俘虏抓还是不抓成为一个难题。

由于这场抓俘行动主要负责人是丁晓兵的班长,在他的权衡之下,一声“上”,四名战士全部冲了出去,准本动用武力进行抓捕。

就在四名士兵荷枪实弹准备向阵地冲去的时候,三名越军突然没有任何声音出现在四人的视野之中,现成的俘虏就在眼前,已经不需要动用武力打击。

这个时候丁晓兵眼疾手快,见到越军就飞扑出去,直接将两名越军扑倒,其余三名士兵围攻一名越军,很快就被制服。

就在班长下达撤退命令后,丁晓兵一行人的踪迹被山上的越南士兵发现,一时间对他们发起火力攻击。

一名战士由于躲闪不及时被当场击毙面对这样的情景,班长连忙用火力阻挡,要求丁晓兵与另外一名战友立刻带着俘虏向三公里后的大本营撤退。

丁晓兵虽然是一名普通的新兵,但是在越南战场上也算得上身经百战,没想到今天竟然在阴沟里翻船。

在丁晓兵的观察下,这颗手榴弹是当年中国援助越南的武器,爆炸时间应该是3到4秒,只要自己能够用手接住手榴弹,并且立刻扔出去,那么这颗手榴弹将不会对丁晓兵一方产生任何威胁。

在这样的情况下,丁晓兵迅速做出反应,一手牢牢抓住急于挣脱的俘虏,一手接住了敌军扔过来的手榴弹,就在他将手中的手榴弹向外扔的时候,左手的俘虏忽然要挣脱,拉着他向后一倾,就这样,这颗手榴弹并没有按照预期向前扔出,而是尚未脱手就爆炸。

丁晓兵听到爆炸声响,立刻将俘虏牢牢按在自己的身下,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右臂的疼痛,当爆炸的余音消散,丁晓兵倒在血泊之中,昏迷不醒。

随着时间的流逝,丁晓兵从剧痛之中被惊醒,他转头一看,原来自己身体剧痛的来源竟然是自己的右臂,而右臂目前只有一点皮肉相连。

在他发现自己的手臂出现问题后,他身下的俘虏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那名俘虏拼命地想要挣脱,但是丁晓兵依旧凭借着自己的力量牢牢地控制住那名俘虏,再次将他控制起来。

当丁晓兵感觉自己已经无法控制住这名俘虏后,立刻叫来身边的战友,将自己手臂目前的状况告诉大家后,把这名俘虏交给身边的战友,三个人带着一名俘虏就这样想三公里后的阵地走去。

就在一行人向前极速行走的时候,丁晓兵由于右臂受伤鲜血淋漓,更何况山高林密,右臂经常受到树枝的剐蹭,每一动,丁晓兵都会受到钻心的疼痛,为了减少疼痛,丁晓兵拿出身上的匕首,将自己的右臂切断,右臂被他牢牢地拴在腰带之上,以期望在回到阵地后能够将右臂再接回去。

普通人的手指被刀割伤都会疼痛,更何况是生生将将一条手臂割下来,丁晓兵依靠着惊人的毅力咬着牙继续向前,可实在是太疼了,丁晓兵没走出多久就因为疼痛昏倒了,还是战友一直掐人中,他才慢慢转醒,在敌人的不断进攻下,丁晓兵一众人迅速离开,一个负责看守俘虏,依然负责扶着丁晓兵。

每当丁晓兵感觉自己挺不下去的时候,他都一直鼓励自己,“我不能倒下,我要回家看望父母,我要回到阵地看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在丁晓兵的自我鼓励下,他终于坚持到了阵地,一头扎进了战友的肩上。在阵地的战友见到丁晓兵这样危急的情况,迅速将他送进野战医院中。

被送到野战医院的丁晓兵足足十几个小时没有醒来,在得知丁晓兵重伤不治的情况时,阵地的指挥师长立刻命令士兵从附近调集医药,以保证丁晓兵的生命。

在医药的保证之下,专家医生们用了三天三夜的时间终于将丁晓兵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可是他的命虽然保住了,只不过右臂却再接不上了。

在脱离危险后,丁晓兵渐渐苏醒,当他看到自己的右袖空空荡荡的时候,他无法接受地崩溃大喊:“我的手臂呢?我的右臂呢?”

在得知丁晓兵苏醒的消息后,他的主治医生和战友们都纷纷涌进病房之中,看着他因为失去手臂失魂落寞的模样,众人都不忍地低下头,都难以开口告诉他事实的真相。

失去手臂对于任何人来讲都难以接受,更何况丁晓兵刚刚二十岁,他还有大好年华,他还有大把光阴。

丁晓兵想要当兵,也成功入伍,他原本能够在军队展露风姿,可是他断了一条手臂,他要怎样在军队生存下去呢?

在野战医院治疗完毕后的丁晓兵回到了连队,被军区授予“独臂英雄”的称号,甚至还专门为他打造了第101枚“优秀边陲儿女”勋章,可是再多的荣誉也无法换回自己的手臂,此时的他应该何去何从呢?

此时的丁晓兵如果退伍也理所应当,毕竟已经缺少了一条手臂,在部队中基本无法生存,如果退伍,由于他是“两山轮战”的功勋人物,在复员安排工作的时候也方便一些,但是丁晓兵却依然想要留在部队,想要完成小时候的梦想。

丁晓兵想要留在部队的消息被他的父亲知道后,他的父亲对他说:“部队不养闲人,你现在这个状况,一旦留在部队就需要和士兵们一起操练,给新兵做示范,可是你目前这样可以吗?”

作为父亲担心儿子是应该的,更何况是从一个老兵的角度来看整件事情,可哪怕有再多的困难,还是抵挡不了丁晓兵的决心。

其实在军史中,一共有十位独臂将军,他们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赫赫功勋,而且丁晓兵作为团中的技术骨干,一直受到团内领导的欣赏。

因此,当他们得知丁晓兵决定留下后立刻满足他的愿望,并且将前往南京政治学院深造的名额给了他,而领导这样的安排就是希望他在毕业后能够做一名军事理论教员,尽量保证他的安全,避免他进行训练和战斗。

面对这样的机遇,丁晓兵并没有多想就收拾行囊前往南京学习,可是在毕业后再次回到部队,团长竟然让他去教授士兵军事理论课,当一名教员,这让丁晓兵无法接受,他还是想要回到基层部队,从一点一点摸爬滚打也不愿意成为一名“得体”的教员。

在丁晓兵的软磨硬泡下,团长终于答应了他的请求,他终于回到基层成为新兵的指导员,可是在训练新兵的时候,由于他一只手臂,很多项目都无法进行示范。

所以他就被新兵嘲笑为“一把手”,为了转变自己在新兵中的形象,丁晓兵每天都苦练打包袱、攀爬、拆卸、射击等,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的八项成绩七项优秀,一项良好,终于成为连队中真正的“一把手”。

在丁晓兵担任指导员期间,所在部队数次立功,成为全团、乃至全军学习的典型,就这样,丁晓兵的职位一点一点向上升。

2003年,淮河流域发生特大洪水,身为人民子弟兵,当时已经是团政委的丁晓兵立刻带着部队来到抗洪一线。

就这样,丁晓兵在洪水之中与士兵们一起打桩,加固堤坝,连续作战五个小时,终于击退了洪水,保住附近百姓的安全。

回到地面的丁晓兵在得知洪水退却后就晕倒了,将他送进医院检查时发现,丁晓兵的右臂旧伤处已经严重溃烂,经过半个月的住院治疗才再次康复。

现在的丁晓兵已经是一名拥有少将军衔的将军,可是他面对亲友安排工作的恳求时都坚定地拒绝,他有自己的党性,有自己的原则。

当习主席在2017年来到广西军区视察时,作为全场唯一一位左手敬礼的将军深受习的关爱而他的浩然正气也值得所有人学习,他才是真正的勇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